当前位置: 首页 > 哪能买到崔情药 > “蒙汗药”续考

“蒙汗药”续考


地图标题 / 2020-04-27

  “蒙汗药”,是用曼陀罗花制成的;这个结论,应当说确切无误。《水浒》中多次描写“蒙汗药”,但没有一次不是写下药时,均撒入酒中,使药性发作得更快。这种描写是有充分客观依据的。早在北宋年间,司马光即记载:“杜杞 字伟长,为湖南转运副使。五溪蛮反,杞以金帛官爵诱出之,因为设宴,饮以曼陀罗酒,昏醉,尽杀之,凡数千人。因立大蛮碑,自拟马伏波,上疏。朝廷劾其弃信专杀之状,既而舍之,官至天章阁待制。”杜祀 诱杀的少数民族达数千人之多,卑鄙、残忍至极。但杜杞施展阴谋的武器,不是别的,正是“曼陀罗酒”,也就是“蒙汗药”。一次下药,竟使数千人昏醉而身首异处,于此不难看出宋代从官府到民间,使用“蒙汗药”成风,采、制曼陀罗花的规模之大,也就可想而知。

  直至明代,此风仍盛而不衰。从郎瑛的《七修类稿》记载可知,“蒙汗药”将人麻翻的故事,化为小说家言,流传更广,也更神奇。明代笔记中,对曼陀罗花入酒或它物中,人食后的性能,时有记载。如:“用凤茄为末,投酒中,饮之,即睡去,湏 酒气尽乃寤。风茄产广西,土人谓之颠茄。”凤茄,即曼陀罗花也。又如:杨循吉载谓:“以曼陀罗酿煮鸭,日食则痴”。再如:沈德符写道。“嘉靖末年,海内宴安,士大夫富厚者以治园亭、教歌舞之隙,间及古玩。吴门新都诸市骨董者,如幻人之化黄龙,如板桥三娘子之变驴,又如宜君县夷民改换人肢体面目。其称贵公子、大富人者。日饮蒙汗药,而甘之若饴矣。”这里,沈德符是从批判富豪生活的奢靡、无聊这个角度,谈到“蒙汗药”的;“蒙汗药”一词,成了人们口头上颇为流行的贬义语。这条史实也正是“蒙汗药”在明代风行天下的一个证据。在清代,“拍花”术盛行。所谓“拍花,即以绝于行道之人,使其昏迷不醒,攘夺财物也。”其实,又岂止是攘夺财物!更可恶的是,以此术毒害、贩卖儿童,虽“天子脚下”的京城也不能免。有首题作《拍花》的诗写道:“拍花扰害遍京城,药末迷人在意行。多少儿童藏户内,可怜散馆众先生。”这使人为之瞠目的“”,除威灵仙、精刺豆制成药末,能将人弄得“麻木不仁”、不省人事外,曼陀罗花更是施拍花术的歹徒们,炮制“”的重要原料。这对曼陀罗花来说,也真可谓明花暗投,插在贼窝上了。

  从文献记载来看,“蒙汗药”的解药究竟是什么呢?明末清初的方以智写道:“魏二韩御史治一贼,供称:威灵仙、天茄花、精刺豆,人饮则迷,蓝汁可解。”天茄花,与凤茄花一样,应是曼陀罗花的别称。据此条记载可知,蓝的汁,能够解“蒙汗药”。明代的谢肇淛,曾转述宋人洪迈的《夷坚志》所载谓:“僧有病噎死者,剖其胃,得虫,诸药试之皆不死。时方治蓝,嗽以蓝汁浇之,即化为水。然蓝不独治噎,兼治瘟疫,及解百毒,杀诸虫。”蓝既能解百毒,解“蒙汗药”之毒,当然也就无足称奇了。

  【陈诚夜读《三义》受蒋介石青睐】陈诚在黄埔军校任特别官佐。有一次,陈诚晚间访友,待到归来,已近天明,但他毫无睡意,乃索性挑灯夜读孙中山更多

  【“”中的张闻天夫妇】“”中有一天,外交部一派半夜跳墙而入,把张闻天及其夫人刘英一起用卡车拉到外交部,先关在一间小屋子里,更多

  2011年2月,《人民日报》刊发了《为党和人民事业奋斗的一生纪念同志诞辰90周年》一文,国内外媒体颇为关注。8月,逝世.3周年之际,其骨灰将移往位于山西交城的陵园安放。

  为何选择作为人?或许能从的风雨人生中寻找到答案。作为继之后的中国最高,对于中国历史走向,曾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本刊从不同角度,记述了投身、主政湖南、粉碎“”、晚年生活等经历,特别是全力推动复出的曲折过程。以期尽可能还原一段真实的历史,再现当年的风云变幻

  一个国家,有时候会在惊心动魄的浪潮卷过之后,却好像什么也没有改变;有时候又会在不知不觉之中走出很长一段路程。

  西方人眼中最伟大的中国皇隋文帝杨坚,在《隋书》是却是个“好为小术,不达大体”之人,这是为何?评价隋文帝的做法蕴藏大乱,这又是为何?更多

  三十年间,由于极“左”的影响,尤其在“”时期,这个群体中的成员唯因家庭出身关系,在上遭受不公正对待,甚至备受歧视更多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