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哪能买到崔情药 > 文化教育_内容中心_新浪网

文化教育_内容中心_新浪网


地图标题 / 2020-04-27

  曼哈顿俱乐部是金边市最豪华的娱乐场所,华裔富商和政要子弟们在保镖的簇拥下寻欢作乐。在这里觅食的小姐光鲜照人,她们随着跳舞音乐和灯迷影幻扭动腰肢。对当地卖药的商人来说,这些快乐的小姐们是最重要的客源,通常她们的“男朋友”会毫不犹豫地花上20-30美元为她们买上一剂迷幻药。这些小药片对小姐们很重要,因为它会让她们放松,“在这种地方玩你一定要很放松、很开放,不然就没有生意做”,19岁的Lim一边在人群中补口红一边告诉记者,“我吃药是想让自己快乐一点。”

  1997年的一个晚上,美国Grand Rapids,年轻夫妇Shane和Sue相对而坐。Shane的肾癌已接近晚期,患病后夫妻生活一天不如一天。他们把3个孩子送走,关上大门,这样就没人会去烦他们了。一个朋友建议他们服食一点迷幻药,这样他们就可以讨论一些平时很难谈的话题。那个晚上他们都服了药,之后他们谈了很多,Sue觉得迷幻药延续了她和Shane之间的感情,甚至是Shane的生命。

  今年75岁的生化学家Alexander Shnlgin,1978年发表过世界上第一篇关于迷幻药的论文。“迷幻药有很多种作用,它可以治好口吃病,它能让服用LSD过量者恢复健康,在鸡尾酒会上什么都不喝就能兴致大发。”

  迷幻药早年于80年代盛行欧美,在像金边这样的城市里流行起来还是近几年的事。在美国,1985年后迷幻药被列为违禁药品,之后仍在社会边缘人群中流传。在欧洲,迷幻药则是锐舞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几年来,迷幻药在世界毒品市场异军突起,销售增长势头名列榜首。在香港和新加坡,毒品销售量逐年下跌,而迷幻药的行情却是日益看涨。5月12日,三藩市警局在机场缴获了50万粒迷幻药丸,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迷幻药案例。每粒药丸造价也就几美分,在美国市场要卖到20-40美元。

  今天亚洲市场的迷幻药主要来自欧洲,世界上80%的迷幻药都产自荷兰。这些药丸在雅加达卖12美元一个,在东京要卖到50美元以上,通常只有商人和白领精英才负担得起。但各地的毒品经销商已开始自行开拓市场,香港和马来西亚的毒贩从荷兰进口大量原料,在当地分装,低价出售。而华南的一些地下工厂干脆自制药丸,以低至4美元的价格出售药丸。缅甸的武装毒贩甚至开始在泰国边境以1美元的低价倾销迷幻药丸。

  迄今为止,迷幻药还只能算是毒品市场的新军,在美国每月服用一次迷幻药的人数不到总人口的1%,而在亚洲的大部分(如越南、印度和韩国)国家,海洛因仍是主流毒品。迷幻药在西方的兴盛和锐舞文化密不可分。整夜狂欢跳舞的派对在香港、东京和雅加达这样的城市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城市青年。而迷幻药最大的魅力无疑来自时尚气息浓厚的地下文化浪潮,这种新兴文化让你感到危险却又无比兴奋。在北京的Loft俱乐部,一位23岁的年轻人告诉记者,“只要你有钱,几分钟之内你就会快乐起来。”在泰国曼谷,最新的迷幻药Yaabaa被当作像MiuMiu时装和Oakley太阳眼镜那样的时尚物品。27岁的摄影师Yui对记者说:“我和我的朋友从来都没用过Yaabaa,但Yaabaa和我们现在生活风格是那么相衬,音乐,时尚……”迷幻药毒性较小也是其广为流传的原因之一。“就像吃冰淇淋一样,”17岁的北京女孩徐争把她在长城参加的一次锐舞派对当作她一生中最美好的人生经历,“它只有一点点问题,但它却可以让你很快乐,为什么不要呢?”

  吃药的快乐是什么?一个用药者说过:“6个小时的。”在吞下药丸半小时你感到某种静,充满想象却又精力十足。大烟让人混乱,LSD让人迟钝,可卡因让人扭曲,迷幻药没有这样的短期副作用。29岁的美国人杰克已服用过40多次迷幻药,他说自己在获得学位的时候才有这样的快乐。迷幻药让人滔滔不绝地说话,大脑极度放松却没有幻觉,服用者仍可控制自我。小徐在北京的香蕉俱乐部服用过一次迷幻药,“我们中国人在接触别人身体的时候常会尴尬,我吃完药后拥抱了很多人。”

  把你的快乐复制40次并不一定是件好事,这样只会让你真正的快乐时光贬值。迷幻药也许会带来新的体验,它也会让你在现实里无所适从。

  迷幻药主要由一种叫MADA的成份组成,MADA是德国一间叫Merck的药厂在1914年发明的。当时的德国化学家把它当成制造某种强力品的辅助成份,后来战争爆发,MADA一度消失,直至1953年美军在进行动物试验时再度合成。美军本想试制一种强力化学武器,而美国密歇根大学的专家们却发现MADA根本毒性不够,一个成年人要一次服用相当于迷幻药丸14倍剂量的MADA才有可能产生生命危险。

  这个结果并不意味迷幻药很安全,现在由迷幻药造成的危险大致有两类:一个药丸除了MADA外还有别的成份。药品分析家认为,由服药引起的短期副作用主要来自迷幻药的成份。印尼的药丸常含有地板腊和杀虫剂,而马来西亚的官员则宣称他们在缴获的迷幻药里发现了老鼠药。

  再之就是MADA本身的毒性长期以来备受争议,MADA进入血液循环后主要进入脑细胞,和脑细胞成份起反应改变人的情绪。而反应后MADA必将升高体温,若服药者连续服用,将失去对体温的调节机能,服药者的体温可升高到43摄氏度。在这种极端情况下血液可能会开始凝结。在过去的20年里,至少有几十个服药者这样死去。

  另外MADA在与脑细胞的反应中会产生新的化学物质,这将会在脑细胞中留下永久性改变。一位香港玩具推销员说他曾有一次在用药后失忆2分钟;一位雅加达的程序号在用药后两脚抽筋,右手麻木,并且呼吸困难,最终他不得不进了急救室。(马小莉/编译)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