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哪能买到崔情药 > 嫌工作辛苦 跨省网上卖假“迷幻药”

嫌工作辛苦 跨省网上卖假“迷幻药”


地图标题 / 2020-04-27

  泉州网11日讯(泉州晚报 记者吴毅君 通讯员程轶寒)因为嫌工作太辛苦,被告人严某聪带着小女友和两个同伙决定在网上卖假的药及水等,利用快递公司“货到付款”及“不允许验货”的条件,用普通米粉、咸金枣、自来水等冒充药、水邮寄给各被害人。至四人落网时,他们共80余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客户”,得款3万余元。日前,因涉嫌罪,严某聪等四名被告人被丰泽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

  “我也是受害者,我买药时被骗了!”2010年6月份,阿华(化名)因抢劫(另案处理)被警方抓获,在审讯期间,他交代了自己曾经上网企图购买实施犯罪,但后来货送到家时,他拆开一看,傻眼了,里面竟然是一包蚊香!虽然上当受骗的阿华很懊恼,但是这并没有阻止他犯罪的念头,最后铤而走险的他在作案时还是被警方逮住。但阿华口中的卖假药的人也逐渐进入警方的视线。

  “我这里有各种、,你有没有兴趣啊?”今年5月下旬,小浩(化名)在用QQ聊天时,突然接到一个网名为“××药业”陌生网友“暧昧”的对话框,出于猎奇心理,小浩很快加对方为好友,并认真地聊起天来。经了解,对方称自己经营一间专门做迷幻药、等药品买卖的公司,禁不起对方一阵蛊惑,小浩开始心猿意马,并决定向对方购买迷幻烟,对方称该物具有催情功效,单价680元,而且规定在购买前必须先交50元的保证金。

  对于每个月打工收入只有一千多元的小浩而言,虽然药物价格不菲,但其功效还是大大刺激了他的购买。5月底,小浩先汇了50元给对方,正当他兴致勃勃地等着对方发货时,对方却提出了新的要求。6月初,对方通过QQ联系上小浩,称由于物流公司的原因,小浩必须先将商品的半费、即300元汇到账才能把商品寄给他,于是小浩又跑到银行汇钱给对方。到了6月底,小浩每天期盼的货品还没来,他又打电话给对方,这次接线的男子自称严某明,他说如果小浩想收到商品,就要汇剩余的款即330元给他们。好吧,汇就汇,反正早晚得把钱付清。7月初,小浩终于等到了他千呼万唤始出来的迷幻烟了,但问题又来了,收货时快递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他还要再交300元才能收到商品。

  这钱不都已经交完了吗,怎么还要再收费啊? 于是小浩打电话质问严某明,这次,对方称因为程序上出了问题,所以必须再交300元作为保证金,但事后对方保证会返还给小浩,急着收东西的小浩也来不及多想,交完钱后就兴冲冲地回家拆包裹了。这一拆差点没把他气死,盒子里面装的是一包已经拆开的劣质香烟,并不是什么迷幻烟或催情香烟。但担心自己买的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东西,小浩不敢报警最后只能哑巴吃闷亏,直到后来警方通过快递公司辗转找到他时,他才坦诚地将自己的被骗经过娓娓道来。

  今年7月5日15时30分许,丰泽警方接到群众举报称,在丰泽区城东街道东星社区下石路一间租房内有人在网上出售假迷幻药、进行。接警后警方立即赶赴现场,并当场抓获嫌犯严某聪、李某梅、刘某生、严某明四人,同时在现场还搜出了米粉、咸金枣、香烟等行骗物品。四人落网后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有趣的是,虽然根据嫌犯的交代他们在全国范围内共80多人,但警方在办理本案时,在全国范围内只找到17位被害人,其他被害人因各种原因未能与警方配合。

  被抓获的四名被告人中,最大的是今年24岁的刘某生,最小的是年仅19岁的严某聪。这四人是江西老乡,其中,严某聪与李某梅是男女朋友。据严某聪交代,2009年6月,因为嫌工作太辛苦,他四处寻找发财致富的“捷径”,一天他了解到可以在网上卖假的药及水,然后利用快递公司送货没有办法验货的特点,骗取他人钱财。2010年3月份,他将想法陆续告诉刘某生等人,几人同意后决定“大干一场”。

  之后,四人每人出资4000元当筹备费用,其中2000元租房,8400元买了4台电脑。2010年5月初,他们在丰泽区城东街道下石路一间租房租了下来,拉好宽带后,这四人就在三间房间内各用自己的电脑开始上网搜出一些论坛和博客,然后发帖称卖药和水,价格从200元至600元不等,并留下他们的QQ和手机号码,方便联系。如果有客户主动与他们联系,他们就会先跟对方大肆吹嘘一番,推销所卖药水产品的功效、价格及交易方式,如果对方“上钩”的线元不等的运费保证金,汇到严某明开的银行账户上。一旦确认对方汇钱入户,他们就给对方发货,紧接着,他们通过快递送货,并采用货到付款,但是是以不验货的方式由快递人员代收,之后再由快递人员将货款返回到李某梅的上。

  那么他们之间怎么分赃呢?据了解,除了严某聪与女友一起算业绩外,其他几人都是根据各自的货单号拿钱。其实,他们卖的所谓的药和水都是在菜市场随便买的,比如药是用面粉装在瓶子做成的,水是自来水装在瓶子里做成的,包括解药也是用从超市买的咸金枣做的,这些成本不到3元,加上快运费等其他费用最多不会超过30元,这些东西经过四人包装后再转手卖给客户,身价一下子就涨到几百元。

  经丰泽检察院审理查明,从今年5月至7月间,被告人刘某生、严某明、李某梅、严某聪预谋要后,四被告人共同出资购买电脑等作案工具,并租赁市区城东街道东星社区下石路一租房作为办公场所。四被告人在上述房间内,通过互联网在不同网站上发布销售药、水等广告信息,被害人则通过广告上的电话及网络聊天工具与四被告人联系交易事宜。尔后,四被告人利用快递公司“货到付款”及“不允许验货”的条件,用普通米粉、咸金枣、自来水等冒充药、水邮寄给各被害人,并由快递人员代收取货款,快递公司则定期将货款汇至四被告人指定的银行账户。至案发时,四被告人共被害人80余人,得款3万余元 。

  检方认为,四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合伙采用虚构事实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应当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