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哪能买到崔情药 > 连夜通缉“催情猪肉”(图)

连夜通缉“催情猪肉”(图)


地图标题 / 2020-04-27

  昨日上午10时许,孙长清将药粉拌进饲料喂给了母猪,乐滋滋地看着母猪大口吞下了饲料。昨日下午2时许,孙长清到猪圈一看,只见母猪横躺在角落里一动不动。孙长清大惊,上前仔细一看,猪已经没气了,既没有口吐白沫,也没有七窍流血。贪小财卖掉死猪

  下午4时许,百般懊丧的孙长清正在给村民们讲这件倒霉事儿,恰好一名开着摩托车收猪的小贩路过此处,孙长清遂将死猪以130元的价钱卖给了小贩。昨晚7时许,孙长清的上门女婿刘先生回家听了此事后,担心“催情猪肉”流入市场后会害人,就赶紧拨打了本报热线。连夜追查问题猪

  放下电话,记者立即驱车赶往公平镇,同时向公平镇镇政府通报了这一情况,镇政府值班人员王世清立即联系上了公平镇兽医防疫检疫站陈柯利。

  昨晚11时许,记者和王世清、陈柯利及当地村干部一起赶到孙长清家,孙长清一家正在谈论卖猪的事。见到记者一行人,孙长清神色非常紧张,结结巴巴地说:“我没有文化,哪里知道‘催情散’会把猪吃死!也不知道‘催情散’对人有什么害处!130元是卖得太低了,但总算挽回了一些损失。”孙长清的妻子在一边不停地埋怨丈夫:“你也不说一声就把猪卖了,害了人可不是小事情!”

  孙长清称,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给母猪吃催情药了,上一次买的是片剂,猪吃了没发情,但也没出事儿。昨天他给猪吃了小半包,不知咋的就把猪吃死了。记者看到,这包“催情散”有一包普通的方便面大小,塑料包上注明此药产于广西,记者照着上面的电话打过去,一位姓张的女士非常不耐烦地称,这是私人住宅电话,她根本不知道什么催情散。全区通缉“催情猪肉”

  由于孙长清不知道买猪的小贩的姓名住址等详细情况,陈柯利要求孙长清今天带着“催情散”到镇防疫检疫站接受检查,同时迅速电线家屠宰场的所有检疫人员,并连夜向温江区畜牧局检疫站反映了此事。陈站长希望知情者拨打电线进行举报。

  今日凌晨零时许,记者拨通了温江区畜牧局检疫站执法大队杜队长的电话。杜队长表示,他们今天一早就组织全区30余个检疫点,在全区30多个屠宰场全力堵截“催情猪肉”,并将检查市场上出售的所有猪肉,一定不能让“催情猪肉”流入市场。专家剖析催情药

  据专家介绍,目前尚不清楚母猪死亡的原因到底是因为生病还是因为服药不当。同时,由于没有对该农户使用的兽用催情药物做出化验分析,药物成份构成也不清楚。

  但是,如果该农户使用的催情药物属于性激素类,那么死猪肉对危害就相当大。专家告诉记者,如果兽用雌性激素残留在猪肉内,人吃了这种猪肉后,可能会促进女童性早熟、男性女性化,增加女性患乳腺癌、卵巢癌的危险。如果误食残留有兽用雄性激素的猪肉,则可能导致性机能亢进。实习记者孙鹏记者 李亚东 摄影 何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