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哪能买到崔情药 > 卫监所暗访药房 “催情水”溜得没影

卫监所暗访药房 “催情水”溜得没影


地图标题 / 2020-04-28

  近日来,本报连续报道药店兜售催情水事件,社会反响强烈。昨日上午,记者携所购催情水产品来到合肥市卫监所,该所所长也被产品露骨的包装和伪劣程度震惊。据悉,该所保健食品监督科在看见本报报道后,就暗访了包括被发现兜售催情水3家店在内的多家药房,发现所有涉假催情水均已下架。就记者所购催情水外包装涉黄现象,门称,市民如再发现,可立即报案。

  昨日上午,记者带着所购得的催情水,来到合肥市卫生监督所,将这些样品送至该所进行检查。所长汪百鸣看见这些样品后,一眼就辨出其均属假冒伪劣产品,“你看这个药水,上面的批准号就说是第353号,连个批准号文头都没有,太山寨了。 ”汪百鸣指着其中一款名为“绝对”的假冒丸说。

  卫监所环境卫生与保健食品化妆品监督科监督员吴昕在接待记者时介绍说,12日,他们监督员在看到本报报道后,当即就行动起来,暗访了合肥市场上的多家药房和计生用品店,记者暗访时买到三无催情水的华仁堂、康浩、古洲三家药房,也在监督员们暗访之列。 “结果很出乎意料,跑了那么多家药店,竟然没有发现一家还在卖催情水,全部撤柜了。 ”据吴昕介绍,很可能是本报报道后,药房老板们迅速将这些东起来了。 据吴昕介绍,此次暗访也有收获,“古洲大药房的老板就承认他们之前的确在卖这种东西,但被记者曝光后,没售出的催情产品已全被销毁了,以后再也不卖了”。

  记者所购得的几款三无催情水,其产品外包装上,清一色都是袒胸露体的女人,程度不堪入目,用汪百鸣的话说就是“严重败坏社会风气和损害未成年人心理健康”,那么,这些产品的外包装涉黄问题,该怎么对待呢?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上合肥市公安局。据介绍,不光是记者关注的催情水,所有商品外包装有涉黄、涉赌内容,都属于门的管辖打击范畴。“如果市民发现所购商品外包装上出现这些内容,都可以就近向辖区派出所报案解决”。

  目前,市场上的保健品推销泛滥,但其中很多产品自身或营销模式上,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对于这种情况的查处,合肥市卫监所虽然一直出重拳,但经常有“重拳拍在棉花上”的困境。汪百鸣说:“主要还是法律在完善过程中,某个条款的不细致,导致市场经营户们有缝可钻,常打擦边球。我们处理起来,执法依据方面常遇阻碍。 ” 吴昕也说:“《保健食品管理办法》被废止后,新的管理条例迟迟没有正式颁布实施,《食品安全法》虽然提到了对保健食品的监管,但非常宽泛,表述不具体,导致我们执法时,对方就钻法律空子。 ”吴昕称,同时,保健食品来源不好追溯、监管人员缺口严重、经费较少等,也都是执法困难的症因。(程波 齐美义文/摄)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