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哪能买到崔情药 > 夫妻制售镇静催眠药 包装成“催情药”网售

夫妻制售镇静催眠药 包装成“催情药”网售


地图标题 / 2020-04-28

  据江淮晨报报道,2009年开始,凌氏兄弟开始利用互联网贩卖精神药品。他们对精神药品进行重新包装,描述成犯罪工具和催情药品,通过物流销往全国。三年来,团伙秘密增员,庐江一医生也入伙,为他们购买精神类药品。9月4日,合肥市公安局对外通报,该局禁毒支队半年侦查,成功破获这起挂牌督办案件。

  2012年9月2日,合肥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二大队获取一条线索,网民“恩华销售”在“东风药业”网站上发布药品信息称,有国家特别管制的药品销售。

  在“东风药业”网站上,民警发现这里有兜售-羟基丁酸(GHB)、、氯硝西泮、阿普唑仑、咖啡因等精神类药品的信息,网站上还留有“恩华销售”的QQ号、电话等联系方式。

  “恩华销售”与网要靠QQ聊天联系,需要此类药品的网民,将款打入“恩华销售”指定账号后,就可通过快递收到药品。经警方初步调查,该网站所留的供货方不具备相关药品经营资质,涉嫌犯罪。

  2012年9月19日,合肥警方查明,“恩华销售”是肥东县的一名年轻女子,1986年出生,名叫萧鲭。当日,禁毒支队立即成立“2012.9.19贩家管制的精神类药品案件”专案组。

  萧鲭的丈夫凌风、凌风的胞弟凌雨、凌雨的妻子刘娜等人,自2009年10月份以来,在互联网上架设“保健商城”、“东风药业”、“第九商店”、“失眠药网”等网站,发布销售、氯硝西泮、阿普唑仑、咖啡因等精神类药品的信息。

  据办理此案的民警介绍,从2009年开始,凌氏兄弟等人就利用互联网贩卖精神药品,并在互联网上把精神药品描述成犯罪工具和使人达到亢奋的催情药品。

  据民警介绍,该团伙采用手机通话、QQ聊天和网站即时聊天等,与买家进行商谈。谈好价格、付款方式后,凌风等人将精神类药品碾碎、兑水,改换药品名称,以各类保健品的名义重新进行包装。之后再通过快递渠道,送达每位买家手中。

  经警方初步调查,2010年12月26日至2012年9月26日近两年时间,凌氏兄弟等人通过快递,主要从上海市向全国各地收、发货共计180余次。而从后来查获的快递单据分析,该团伙销售网络涉及全国除外的所有省、自治区、直辖市。

  为了进一步扩大“经营”规模,兄弟二人雇用王豪、马军、赵林等人专门负责优化网站,兜售精神类药品的业务。此外,庐江县泥河卫生院医生吴佳,也加入团伙,替团伙购买精神类药品。

  今年1月10日,滨湖新区康园小区某居室,接收的一个包裹中含有违禁的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氯硝西泮。

  经询问得知,包裹的寄件人、代收货款均为王华林,而王华林是该团伙骨干王豪的岳父。对于寄件、代收货款一事,王华林一无所知,民警推断,这应是王豪为逃避警方侦查使用的“障眼法”。

  顺着包裹上留有的电子邮箱,民警发现一个网站,该网站也发布有仑、氯硝西泮、等管控药品信息,而网站上留下的联系电线日,专案组发现凌雨要向外邮寄一批药品,而药品的包装盒,正是不久前,凌氏兄弟向某印刷厂定制的。随后,侦查员发现了凌雨伙同其妻子刘娜涉嫌利用精神类药品加工、制作新型毒品的窝点马鞍山路金地国际城小区某居室。

  3月6日,在上海的侦查组反馈,凌雨与赵林近期欲共同购进一批精神类药品,而且,赵林已开设了“失眠药网”网站,正准备利用快递渠道向外贩卖精神药品。

  3月14日,专案组获悉,凌氏兄弟等几名骨干成员均在合肥市,他们每人手中正有一批急待脱手的精神药品。

  当日下午5点钟左右,在包河公安分局的协助下,专案组兵分五路,同时出击。将凌雨、刘娜、王豪、凌风、萧鲭、赵林等六人擒获,查获地西泮、阿普唑仑、咖啡因、等国家管制的精神类药品4487.35克,收缴毒资223100元。

  6月22日,医生吴佳从沈阳市购买了100支异丙嗪,并通过某快递公司邮寄到庐江县城,准备贩卖给凌风。6月23日上午10点左右,100支异丙嗪抵达庐江,狡猾的吴某不时变换接货地点,当日中午12时许,才在庐江县秀水亭花园小区门口收货。正当吴某在快递单上签字时,被民警抓获。

  2009年7月2日,一次偶然的机会,凌雨接触上毒品,同年7月4日,因非法持有少量毒品,被合肥市公安局行政拘留十五日。2009年10月,凌雨将目标瞄准了互联网,开设“保健商城”网站,在网站上发布销售精神药品信息,对外谎称自己是网上正规药品店,所有药品是经国家认定的。

  据凌雨供述,每盒4.5元购入的“曲马多”,经过他一转手,卖到了15元至20元;而每盒40元购入的仑、氯硝西泮等,最高可以卖到300元至500元不等。

  2011年9月,凌雨因贩卖毒品罪被扬州市邗江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凌雨胞兄凌风,2011年7月指使妻子萧鲭开设“东风药业”、“第九商店”等网站,采取与其弟同样的方式兜售精神类药品。而为了让网站看起来更正规,2012年6月份,凌风以每月2000元至3000元的工资,雇用上海人马军,帮助其在上海市兜售精神药品。

  凌氏兄弟等人供述,从他们手中购买精神类药品的,除极少数用于个人服用外,大多数购买者,别有用心,以其作为实施违法犯罪的工具。(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