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哪能买到崔情药 > 记者卧底揭开迷幻药骗局

记者卧底揭开迷幻药骗局


地图标题 / 2020-04-29

  “我这里有药效极佳的迷幻药,根据你的需要有各种迷幻药可供你选择,绝对保证药效,满足你的所有需求。”这是近一个时期来,在国内某著名网站上频频出现的帖子,辽宁及吉林等地不少网民先后同其暗中联系。本报记者历时半月卧底暗访,终于取得“药贩”信任,并顺利购得由大连发到抚顺的第一批“货”,经省公安厅检验,该货物初步排除毒品嫌疑。

  由于该男子频频在网上出现,有不少人暗中买货,社会危害极大。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禁毒总队领导对本报记者提供的线索高度重视,抚顺市经侦支队、禁毒支队及抚顺市药监局先后参战,本报记者与“药贩”斗智斗勇,约定二次交货地点在大连,抚顺市经侦支队民警奔袭大连实施抓捕……

  7月20日下午,抚顺市一高中生报料给记者,在国内某网站“抚顺的天空”聊天室内,一个署名为“出售迷幻药”的网民正在频频发布信息,异常活跃地联系其他网民,自称各种类型“迷幻药”应有尽有。

  记者随即化名“寂寞的天空”进入该聊天室,不大一会儿,“出售迷幻药”主动给记者发来帖子,记者以普通网民身份同对方交谈。

  在电话中,自称姓王的该男子操着一口大连口音,他称自己一直从事这项业务,目前业务范围已经扩展到辽宁和吉林等省的大部分城市,其中尤以沈阳、抚顺等地业务最多。该男子称,他主要通过大连往返省内其他城市的货运站发送“迷幻药”,“因为这样方便、安全,风险小多了。”男子得意地说。

  交谈一段时间后,男子放松了警惕,开始详细介绍起“迷幻药”性能。男子说:“我不问你买这些东西做什么用,我就是做生意,如果你想达到最好效果,建议买口服的。见效最快,20分钟之内即可发挥药效。”男子称,以前都用“仑”做口服“迷幻药”,现在已经没有人用了,“我手中有一种叫做‘依客’的口服药,放到水杯中,对方就会在不知不觉中被迷倒,药效可持续好几个小时。”

  “另外还有香烟型的,可以将药包在香烟中,对方在吸到三分之二时就可以被迷倒,而香烟的品牌可以按照顾客需要定做。另外还有类的,但要事先用上解药,才能保证万无一失,只要药剂接触到对方皮肤就可在几分钟内见效。”

  迷幻药是国家严禁销售的管制药品,一旦利用迷幻药从事不法勾当,为害社会,后果确实很严重。难道对方真的有“迷幻药”?是在故弄玄虚还是确有其事,为了试探真伪,记者提出订货。

  “给我来香烟、口服‘依客’和类三种。”经过一番砍价,最后双方以1150元成交。男子显得很高兴,“我不问你叫什么名字,买这种药的人都不用真名,我给你起个名叫刘军吧,只要留下你的电话就行,两天后货就可以到抚顺了。”男子仔细叮嘱着。

  7月22日中午,果然有一个男子打来电话,称自己是沈阳一家货运站的人,有一件大连发来的货到抚顺了,现在就在他手中,他让记者快来取货。对方果真有“货”,记者灵机一动,借口正在外地开会,下周一准时取货,对方表示同意。

  记者当即同抚顺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及治安支队取得联系,治安支队支队长李震和副支队长赵旭非常重视,当即召集民警分析案情,一旦对方手中的货真是迷幻药,被不法人员利用从事不法勾当,将极大危害社会,坑害百姓。禁毒支队易制毒化学品管制科科长单洪亮得知此事后当即表示,他们将全力配合,如果属于毒品类,将严厉查处。

  由于该货属于药品类,抚顺市药监局副局级调研员秦华带领稽查队员也参与进来,他们表示积极配合,全力侦查,追踪源头,端掉这个害人的窝点。

  7月25日上午,到了接货时间,记者再次给送货人打了一个电话,对方告知,货就在抚顺百货大楼5楼,并留下一个电话号码:“这是公共电线楼,打这个电线楼内到底有多少人尚无法确定,送货人和大连方面是什么关系也不清楚,为了保证记者人身安全,抚顺市禁毒支队单洪亮科长和抚顺市药监局秦华等人先上5楼布控,并选择了有利地形做好隐蔽,只等记者上楼接头时,伺机将送货人一举拿下。

  上午10点钟时,送货人又打来电线楼楼梯口处记者发现,单洪亮等人已埋伏在楼梯口四周,记者拨打完电话后,两个年轻女子出现在电梯口,领头的女子手中拿着一个用报纸包装的长条形烟盒,对记者说:“这就是你要的货,看看吧。”

  “货”的外包装是用报纸包裹的,上面用塑料胶布缠得严严实实的,外面用黑笔写着“刘军、货1125元字样”,记者用力撕开包装纸后,里面露出一个成条的“石林”烟盒,烟盒里面塞了几团报纸,最里面是3个信封和一盒“美登”牌香烟。

  记者表示要验货,打开了其中一个信封,里面露出了数十粒红色胶囊状药物,而在另外一个信封里则是五颜六色的粉末状药粉,而香烟则是密封的。记者暗示身边民警,就在两名送货人准备离开时被警方带回审查。

  在抚顺市禁毒支队办公室里,初步排除了送来的货物是类毒品的可能。禁毒支队一名负责人称,从外观上判断,这有可能属于一种新型毒品。一名工作人员用化验毒品的“检测盒”进行了检测,结果让所有吃一惊,检测盒上出现了一条清晰红道,“这里面有可能含有K粉成分,结果呈阳性。”

  抚顺市禁毒支队觉得案情重大,当即向省公安厅汇报,并将货物送往省公安厅和抚顺市药监局做二次检测,“因为检测盒只是初步检测,也有可能存在误差,只有公安厅的检测最有权威性。”随后禁毒支队民警对送货人展开调查,经排查,被警方抓获的送货人和大连卖药人没有关系,只是负责送货。

  当日下午,记者就此情况向省公安厅禁毒总队韩总队长做了通报,韩总队长对此高度重视,详细听取了案情报告,并再三叮嘱记者注意人身安全。

  就在记者刚刚接“货”一个小时后,大连卖“货”男子焦急询问:“货物收到没有,货款付了没有?”记者含糊应对,“货”已取了,款已支付,该男子又询问几句后挂断电话。

  与此同时,又一个男子将电话打进记者手机,威胁说:“你的货收到没有,你不知道自己买的是什么货吗,少忽悠我,否则后果自负,谁都没有好果子吃。”记者询问对方身份,对方告知是沈阳一货运站的,“赶紧把货款付清,否则你清楚自己会是什么下场。”

  记者明白,当警方将货物扣押之后,沈阳货运站和大连方面没有收到货款,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货到哪里去了。沈阳货运站和大连卖货者之间因此发生了误会,在互相猜疑对方吞了货款。记者趁机利用两者间矛盾,取得了大连方面信任:“有可能沈阳货运站方面知道我发的是什么货,所以想拿货来敲诈威胁你,现在货款极有可能被他们吞了,如果你还需要,我再给你发货。”卖药者爽快地答应记者。

  与此同时,单洪亮科长告诉记者,小心同这些人周旋,并且要注意安全,假设他们卖的不是毒品,那么他们的行为就涉嫌,如果记者身份泄露,他们极有可能进行报复。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