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哪能买到崔情药 > 她被“迷烟”了一小时?

她被“迷烟”了一小时?


地图标题 / 2020-05-03

  “那一小时对我来说就是空白。”9月16日10时至11时,对的姐曾大姐来说,意味着“一片空白”。在乘客吸过一支烟以后,她便不抵困意,沉沉睡去。等她醒来时,发现车子依旧发动着停靠在路边,自己侧身趴在座位上,手机放在手边。似乎什么都没发生,只是她口袋里300元现金不翼而飞。

  9时许,在新亚汽车站门口,一位身高1米75左右,约28岁的短发男青年走到她车门旁,直接开门进入车内。曾大姐注意了下,男青年身无他物,手中只拿了一本书,“长条脸,看上去不是很和善。”

  坐上副驾驶的位置,男青年表示自己要去汽车东站。开上临泉路,曾大姐一路向东,出租车经过安徽大市场时,男青年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支香烟,“也没见着烟盒,他直接掏出来一支烟。”

  当时车内开着空调,车窗紧闭,见男青年要吸烟,曾大姐赶忙阻止,“女司机本来就不喜欢人吸烟,再说当时又开着空调。”但男青年并不听劝,称自己吸一会就好了。曾大姐有点不高兴,但也没有继续说什么。男青年抽完一支后,就没有继续抽。

  车子越开越远,曾大姐逐渐感觉有些不对劲,“我开始犯困,而且头越来越重,不受控制。”才10时不到,怎会犯困呢?曾大姐强打精神,但困意仍在加重。

  正当曾大姐准备由东二环向西拐上长江路,到达目的地时,男青年突然说不去车站了,“改去郎溪路,要我先向东转上长江路。”尽管心存疑惑,曾大姐还是照办了。

  路上,曾大姐的头也越来越重,“胀胀的那种,抵挡不住的困意。”好不容易拐到郎溪路,曾大姐拿起手机,给丈夫打了电话,“一方面说了我当时的情况,另一方面想看看能不能借此变清醒些。”丈夫知道情况后,让她送完客人就找个地方靠边歇会。

  就在曾大姐和丈夫通话要结束时,男青年称到目的地了。车本来开得就不快,曾大姐立刻靠边停了下来。

  “我是被丈夫的电话铃声叫醒的,当时头正趴在副驾驶座上。”门窗都是关好的,车子依旧发动着。手机还在她的手边;方向盘左侧架子上的零钱还在;一摸右侧口袋,坏了,准备冲加气卡的300元现金不见了。原本与300元钱放在一起,吃早点剩下的两个5角硬币,也散落在车内。

  这一个小时,曾大姐“迷失”了。她不记得到底男青年怎样下的车,也不记得有没有收男青年的车钱,更不记得自己怎么就“倒下”了。

  醒后的曾大姐,又恢复到常态,一点困意都没有了。自己前一天晚上23点就睡了,早上7点起床,“不可能刚开两小时就困成那个样子吧?”对曾大姐这样的老司机来说,遇到这种怪事还是头一遭。

  “难道是我中了迷烟?”想起曾在广播中听说过的迷烟抢劫案,曾大姐猛然意识到,自己的遭遇和广播里说的一样。但抢劫的话,为什么会放过手机和零钱呢?同样吸进“迷烟”,为什么只有自己“晕”了,对方却没事呢?

  拨打了110,派出所工作人员到来后,考虑到附近在修路,去派出所比较麻烦,再者也没有证据,“我就没去做笔录,觉得不如说出来提醒别的的哥、的姐注意。”

  大兴派出所民警表示,他们赶到现场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人和车都没有异样,全部是她的自述。”民警称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曾女士只能立治安案件,但证据很难找到。”

  记者就此事咨询了合肥市公安局,工作人员称:“‘迷烟抢劫’在理论和实践上,全都站不住脚,在合肥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外地出现‘迷烟事件’时,公安机关和医学专家都曾介入调查,但最后都证明是不可能发生的。”

  工作人员表示,还有不少都是当事人弄丢了钱,一些老人家,钱弄丢了,怕被家里人说,就借口被了。或者受了骗之后,说自己是被“迷烟”迷住了。

  记者咨询了省立医院科主任方才,听闻曾大姐被“”,方才表示难以判断“迷烟”的真假。在医学临床上,被的病人也会有嗜睡、浑身乏力、没有精神等症状,“有一种吸入式剂,但社会人士不可能掌握这种剂,而且它一打开就会挥发,不可能含在烟中。”

  方才说:“有些女同志本身对烟味会比较敏感,会出现头晕、头胀等状况。也有可能烟内含有让人镇定、催眠的药品。”

  方才表示,在当时车内密闭的情况下,药物燃烧,也有一定的可能性,“但不达到一定浓度、一定时间,也不至于吧人晕倒。”方才称自己行医多年,还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迷烟”。(记者孟银菊)

  版权申明:①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中安在线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如中安在线-安徽日报。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誉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