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哪能买到崔情药 > 一阵香“雾”就让你任人摆布广州“党”能让白鼠60秒内断气

一阵香“雾”就让你任人摆布广州“党”能让白鼠60秒内断气


地图标题 / 2020-05-03

  近两个月来,不断有人遭受“”袭击:价值两千多元的手机竟在公共场合被离奇抢走;在公园带着孩子散步,婴儿竟差点被拐走……为了探寻“”的,记者对所谓的“”交易进行了暗访。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也许和许多人一样,不相信现实中真的存在能在极短时间内让你失去知觉、任人摆布的‘’!”6月19日22时40分,记者准备乘坐269路公交车回家。此时,一位朋友打来电话,通话后,记者便把新买的价值2200元多元的手机放回腰间的手机套里。

  意外的事情随后发生了:约22时42分,一直站在记者身旁的两名男子中的一名,在走到距记者左侧不到半米处时,拿出一个瓶子模样的东西晃了两下,记者面前随之出现了一阵“雾”,记者闻到的味道不是很浓,还带点香。当时记者并未在意,依旧在站台上站着。

  “你的手机被抢了!”“你是不是‘撞邪’啊?”记者上了一辆269公交车后,像梦游般隐约听到耳边不停地有喊。此时,已在车上的记者清醒了过来,但大脑一片空白,只看到身旁两男一女在不停地推着自己,并不停地大叫。记者习惯性地摸摸腰间的手机,随即“哇”一声从司机后面的座位上跳下并大叫“我的手机丢了!”

  车上一位好心的妇女说:“你的手机是在上车前被身旁的中年男子从腰间拿走的。我当时还奇怪,他是掀起你背在胸前的背包后,再用力打开手机套,费了不少劲才把手机取走的,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位阿姨还说,“当时看到那个拿你手机的男人离开后,我还一个劲地推你手臂想提醒你,但你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跟着我上车!”另一女乘客说:“我们当时还以为你装傻或者是害怕呢。”

  8月16日,又一名记者的小姑及其母亲在带该记者9个月大的女儿在市内某公园散步时,怀疑遭遇不法分子暗施“迷香”,婴儿险些被拐。

  当天8时左右,该记者的小姑(小王)和母亲带着其小女儿到家附近的某公园散步。在公园逛了一圈后,孩子的奶奶去附近的菜市场买菜,小王则把孩子推到公园北门附近等候。就在这时,一名年约20岁的女子径直朝小王走来,连夸孩子“可爱”,她一边逗孩子笑,一边很亲热地和小王说话。小王见这女子长得挺清秀,又喜欢孩子,就和对方一问一答聊了起来。过了一会,该女子拿出一份报纸递给小王:“看不看报纸?今天的新闻挺有意思的。”小王没接报纸,却突然觉得犯困,一个哈欠接一个哈欠地打起来,顿觉全身无力。同时,一股异香从该女子身上飘了过来。

  据小王事后讲述,她当时便明白自己遭遇不法分子了,马上从车里拿出孩子的奶瓶,扭开后猛灌了几口水。又挣扎着推着婴儿车走到北门检票口,才重重地吐了一口气。据小王分析,她怀疑该名女子试图用“迷香”将其,再趁机将孩子抱走。

  记者发现,声称绝对有效的“”居然在网上大卖,而且还很“专业”地分成“拍肩型”、“”、“挥发型”等不同类别,叫价仅数百元。

  记者按其中一网页上提供的QQ联系上一个网名叫“”的人,他的IP地址显示其是“河南郑州”的。他一上来就直接问记者要什么,然后又发过来一个产品说明,上面写的功效很是吓人———

  “,580元,产品说明:高压气体,无色无味,在面部一喷起效,迷昏时间为两个小时,可连续入药延长迷昏时间。喷后产生幻觉,抑制大脑皮层和神经中枢,失去记忆,失去思想,听人使唤,问什么说什么,产生一种忘我的幻觉。主要用于防身,不到10秒即可,两个小时后自醒。备有解药。”

  记者兵分多路,终在知情人士指引下与广州“”贩子邓某接上了头。“你们要什么类型的?”他说道:“、迷两种,但浓度有高有低,价格也不同。”

  约3分钟后,邓某配好了药。为了试验药效,记者把事先带来的两只重达700多克的大白鼠放在了地板上。邓某说:“以前都是用真人来做试验的,给老鼠做试验还是头一回!”

  为防万一,记者立刻跑到洗手间弄了两条湿毛巾蒙住鼻和嘴,并用冷水洗了几遍脸,可惜还是迟了。一位来不及蒙鼻的同事在闻了刺激性的气味后,当即说不出线分钟后他就好了。”邓某说。随后,邓某熟练地先用一个装眼药水的小瓶吸了点黑色的“药”,然后朝着网袋里其中一只大白鼠脸部喷去。受到袭击,大白鼠即时在拼命地跳动起来,边挣扎边到处乱冲乱撞。“看来还有用!”邓某一边笑,一边迅速将小白鼠拿到了面前,又轻轻喷了一下,小白鼠就不再动弹了———全身颤抖,很快就双眼紧闭瘫在地板上,身上白毛也有多处竖起,1分钟后它断气了。

  随后,邓某向记者讲述了使用“药”的方法。然后,他将包括“三片去痛片、6片维生素C片、5克冰片及5克高锰酸钾”的“解药”送到记者手中,并一再交待“如果自己人不慎迷了,就把这解药放在半盘水中溶化后,将他的头部用这水清洗一下就行了,5分钟一定醒。”最后,在记者的再三讨价还价中,邓某以900元的价格,将手中已配好的“神奇药”和“解药”交给了记者,转身就走了。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